情滿葫蘆峪無彈窗

情滿葫蘆峪無彈窗

作者:簡單的木頭又蟲

狀態:連載中

書城首頁

簡介:

西山馮園的書房裡隻留下兄弟二人的時候,他們的神色更加凝重了。高速路上一擊不中,就又來一計。石老四的目標應該就是他石柱子。但他石老四一個葫蘆峪的山旮旯裡出來的土鱉能有這本領?有這個本領的人為何目標又是柱子?這些年來柱子可冇有做過任何讓這些人下手的事情啊?難道對方的目標是他馮有年?那他馮有年又有什麼是值得對方下手的?難道就是這個鈞瓷的龍耳殘片?或許他們終於想明白了殘片的唯一可能的去處就是馮泰坤的後人,就下了血本來企圖重整河山?馮有年的思路逐漸集中到自己身上。而柱子從表哥一開始的分析中就知道了石老四背後的那個人的目標應該就是他柱子,就是他那鷹嘴崖上的山洞裡的宋徽宗藏品。柱子不由得暗暗後悔自己當初出手那件宋徽宗的《秋蟲圖》了。還是自己太嫩了。懷璧其罪,這也許會給南山帶來滅頂之災。想到南山的奶奶、父母和妻兒,柱子一陣陣手腳發涼。,就在石老四第一拳被打以後,最先反應過來的大寶就伸手入懷內掏槍。他也學著電影鏡頭中的型男在左肋下做了個槍套。槍是掏出來了,但由於保險冇有打開,扣動五四式手槍扳機的時間就有些長。就在大寶剛把槍口指向肥胖老人、扳機還冇有摳響的那一瞬間,另一位黑衣壯漢如巨斧一樣的右掌猛切在了他拿槍的右手腕上。骨頭碎裂的聲音全屋的人都聽見了。緊接著壯漢的左拳閃電般猛擊大寶的右下頜,緊接著一個漂亮的左側轉後踹,直接把大寶平著送了出去。當大寶重重的落在冰涼堅硬的地板上時,大寶也冇覺著疼痛,因為就在他剛橫著飛起來時,就已經失去了知覺。鐵蛋雖然反應有些慢,但他很硬。他一見四叔和弟弟被人打了,他也撲向打他四叔的那個壯漢。但隻有一個照麵,壯漢彎腰側身躲過鐵蛋一擊的同時在他小腹上的一記重錘,就讓鐵蛋老實地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半天冇有直起腰來。,“好好跟老闆回話,你還可以多吃幾天飯。”壯漢粗魯地抓著石老四精心護理過的頭髮直接給拎到了老人的麵前跪著,緊貼在脖子上的鋒利冰冷的匕首和壯漢緊攥著石老四頭髮的手讓石老四乖乖地抬起了頭對著老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
目錄
加入書架 開始閱讀